戈饹

狂草摸鱼(。)16岁花哥。

【喻黄】海底捞月

#校园pa#
#请先查阅海底捞月的释义#

  黄少天坐在书桌前,看着台灯下跟座小山似的、一摞一摞垒得高高的书和本,眼皮子不住地打架,握着的手机也险些滑落。

  “叮咚”地一声,手机响了一下。黄少天一惊,一个激灵直穿脊梁,猛地睁开眼。半梦半醒的黄少天迷迷糊糊地举起手机,眯着眼抵御强光——是喻文州的短信。

  “冬至快乐,朋友,希望你能顺顺利利,平平安安,不管是在哪里。最后,别忘记吃烧腊。”短信上只有这简短的两行字,像极了众人调侃的群发短信。

  黄少天拿着手机,好气又好笑,顿时睡意全无。他气的是,喻文州给他这个挚友的祝福居然只是个群发短信,而他笑的是,喻文州居然会有这等闲心来发冬至祝福,显然不像是他的作风。

  黄少天不再蜷在椅子上,他正了正身子,两个大拇指在屏幕上飞快敲击着:“喂喂喂,搞什么啊居然只是个群发短信?我说文州你能不能走点儿心,好歹咱们也是从初中到高二几年的朋友了!还有你看看现在的天气像冬天吗像吗像吗?”

  发泄完之后,黄少天长舒一口气,撂下手机,视线又转回了令他头大的作业。他明白的很,自己的作业是写不完了。

  在他正苦恼的时候,喻文州的短信又来了。喻文州回复得很快,也黄少天意料之中的,因为他总是这样,好像手机永不离身,一副悠哉游哉的清闲模样。

实则不然,喻文州可是个才华横溢的能人。打小好学,饱读诗书,其人温润如玉,好似文人墨客诗中儒雅的公子。黄少天是打心眼里佩服他。

  而后,黄少天的思绪被喻文州的短信拽回。喻文州这次的回答十分言简意赅:“不会,你当然是我的朋友,我也当然会另外给你特别的祝福。”

  屏幕这边的黄少天噗嗤一乐,嘴角扬起了轻快的笑:“是吗?我看你这明显是在敷衍我啊!缓兵之计?哈哈!在我这儿没用的!我已经看穿你了喻文州!我给你说……”

  黄少天正兴高采烈地敲着字,一个突如其来的来电提醒霸占了整个屏幕。他一愣神,等到回神时再一看,又是喻文州。

  黄少天想都没想,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?你这么晚了还打电话!我都以为你要去睡觉了!哦对了我还没给你说完,你别想对我用缓兵之计我给你说这对我是没、用、的!敷衍了事可不能满足我啊!”

  面对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有如山洪暴发的黄少天,喻文州并不觉得厌烦。喻文州习惯了倾听,因为于他而言,黄少天可是他心里的重中之重。

  所以,喻文州只是静静的听着黄少天的抱怨。朋友之间的吵吵闹闹、说说笑笑,何尝不是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流?

  况且,喻文州对黄少天的感情,不只是单纯的友谊,还有种奇妙的好感。

这种好感不是年轻人之间产生的未知、迷茫的情感,而是真真切切的喜爱。喻文州最擅长的就是洞悉人心,也包括洞悉他自己。这个少年老成的人把自己看得很透彻,自然早就明白了自己是以何等的感情来面对黄少天的。

  喻文州是在太喜欢这个朝气蓬勃的大男孩了,所以他也倍加珍惜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每分每秒——因为光阴似箭,他不想虚度这美好的时光,哪怕只是笑着听他唠叨也成。

  “……我要说的就是这些!你现在明白了吧?不明白我在给你说个八九十遍的!”这边黄少天总算打住了。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笑意,显然是在打趣喻文州。

  喻文州可不会被这一招唬到:“怎么可能没明白?我是来邀请你的。周末去夜市转转,如何?不会回来太晚。”

  事实是,学业繁忙的两人自从高中之后就鲜少相约出游了,但好在两人仍旧同班,还碰巧是同桌。这也许就是天注定吧。

  窝在家里学习学到快发霉长毛的黄少天一听,喜上眉梢。这感情好啊!可算能出去放放风了!

  “好好好好好!到时候放学直接就一起走了!我先说好不准放我鸽子啊!不然小心我把你的书都扔了!”黄少天不假思索地答应了,之后还不忘损喻文州几句。

电话这头的喻文州轻笑出声,连连答道“好”。

这时,黄少天忽然想到了两人在初中时背着父母偷偷跑去夜市玩的事。那时候,俩小鬼骑着两辆小破自行车,并排行驶,嘴里嚼着叉烧包,车把上还挂着一袋,一路上有说有笑的。

那时的黄少天真是开心极了,即便回去之后还是被父母教训了,但他觉得不亏,因为和喻文州在一起,让他发自内心地喜悦。

……不对劲,不对劲……

“你知道吗。”喻文州的话中带着股不可抗拒的倦意,“其实我在说谎,那短信不是群发的。”

“……啊?”黄少天一头雾水。

喻文州并未在意会黄少天的疑惑,轻轻道:“明天告诉你。早点睡,明天我还要值日,先睡了,好梦。”

“……哦、哦。”

黄少天挂了电话,满面复杂地看着通讯录界面。搞这么半天,喻文州只是想吊自己胃口?和自己开玩笑?

黄少天摇了摇头,既然喻文州说明天会告诉他,那么他即使再多虑也没什么用。他尽量不去想这件事,掀起被子,蒙头就睡。

第二天,黄少天到达学校后,刚坐上椅子,人都还没安稳住,就看到桌角贴着一张便签纸。

黄少天定睛一看——是喻文州的字迹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“我骗了你,我不是喻文州,我是个海底捞月者。”

纸上写了这句话。

黄少天只觉心跳漏了一拍,浑身震悚。他四下看看,双手颤抖着,犹豫地拿出了笔,在这句话上涂涂改改。

“我没骗你,我是喻文州,我是个捞月入网者。”